• 「DRRR!!」临静小说本-通贩中

    「DRRR!!」临静小说本-通贩中

    「DRRR!!」临静漫画本-通贩中

    「DRRR!!」小静中心漫画本-预发售

    「APH」末日主题小说本-预发售

  • 事情还要从一周前的星期一说起。

    开学时他照例把报名表交到了一直参加着奥数兴趣小组,初次活动时却没被签到员叫到名字。本以为是统计错误跑到社联询问,负责老师却语重心长地解释说“社团管理人不能重复入社”,还惋惜地叮嘱了一句“课余爱好要健康向上啊”,令人摸不着头脑。直到两天后才在同学们的暗笑中被死党李博闻拉到了宣传栏前,对着某个的社团纳新海报嘴巴张得能塞进鸡蛋,这才明白了最近的回头率为什么会突然变高。

    那张新帖的海报因为狭小简陋而显得缺乏存在感,很容易忽视,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它很值得嘲笑。最上端用彩色马克笔写着“蔷薇十字会”五个大字,连名字都带着中二病般的山寨气息,社团主旨是考据研究超自然现象,天知道这种怪力乱神的伪科学小组是怎么通过学校审查的。无论是土到掉渣的设计还是网上抄来的纳新官话全都烂到令人无法直视,可苏银却笑不出来。

    因为这个闻所未闻的社团的副社长一栏,赫然写着他的名字。

     

    那种心情,就好像被人在背上贴了一张损人纸条不知不觉过了一天,回家脱下衣服发现真相的一瞬,尴尬到只想把这天循环重来却又无计可施。从此苏银的淡泊形象一下子变得浓墨重彩,即使拼命解释自己不知道那个社团是怎么回事,也只会让玩笑与捉弄变本加厉,还被班上的男生们起了“二会长”的绰号,用“二”代替“副”暗指得是社团太过死蠢的意思。

    他本以为只要消极抵抗就能让大家忘记这茬,于是在社团活动课上选择了留在教室自习。谁知当天放学铃声一响,罪魁祸首就扎眼地出现在了七班门口,带着名为社团申请书的卖身契,在人来人往的西楼走廊里宣布了他的社团所属。看到少女的刹那他才终于记起了自己会成为那个倒霉社团的创始人之一,并不是因为梦游、穿越或者失忆而是受人威胁情势所迫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十分钟内,“二会长”的名号便传遍了整个年级。

     

    所以他无法不去记恨那个把自己推进舆论地狱,并且骄傲地自称会长的女人。

     

    他和夏苍颜并不熟悉,第一次对上话还是在暑假伊始的七月初,他记得格外清楚,毕竟刚一放假被抓到办公室登记期末考试成绩,换谁都会记仇。夏苍颜是那天的签到员,穿着白色连衣裙一副要前往海滩的打扮,轻车熟路地打开教师休息室的空调,坐在年级主任的位置里看起了漫画,泰然自若地好像校园之王。

    午休时他买了个里脊烧饼横穿操场,路过体育仓库时又与她狭路相逢。色素淡薄的女孩手握长扫帚蹦蹦跳跳地敲打墙壁,马尾在肩上一摇一荡。他啃着馅饼靠了过去,只见一只半大的猫趴在房顶边沿,想往下跳又缩头缩尾得瑟瑟发抖,冲着下方的女孩焦急地叫着。

    问了一下才知道这是住在女生宿舍的流浪猫,被附近的顽童捉住扔到了仓库顶上,进退两难。上面没有食物又被骄阳炙烤着,她想快点帮猫咪脱离窘境。

    苏银从她手中接过扫帚,连拍代打还用肉馅做饵搭了会儿桥,可那小猫好像换了恐高症,迟迟不敢向前迈步,求助的声音愈发凄厉了。

    体育仓库是教工楼下的附属建筑,没有可以攀爬的梯子也没有矮窗。他把扫帚还回了少女手中,耸肩说自己已经尽力而为了。“这种高度对猫压根不成问题啦,没准饿了就会自己下来了。”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表示安慰,溽暑难耐,每一个细胞都渴望快些回到室内。

     

    经过教工楼三楼时他又惦记起了这件事。打开走廊转角的窗子向下望去,夏苍颜已经不在那里了,只有幼猫蹲在屋顶亮白的日光下面,显得不知所措又可怜兮兮。

    他大口吞下了最后一块烧饼,鬼使神差地查看了一下周围,确认过每个角度都没人盯着之后,用球鞋踩在暖气片上朝着仓库跳了下去。

    三楼窗沿与体育仓库顶之间相隔五米,虽然跳下不会致死,不加防护的话还是会受到不小的冲击。少年保持着膝盖很痛的姿势蜷缩了一秒,很快态度自然地站了起来,喵喵叫着靠近了那只迷路的小家伙,一把将它捉进了怀里。

    他用手指挠着猫咪的耳根走到屋顶边缘,从高处眺望着暑假的球场,刚想往下迈出左脚,斜上方突然传来了少女“呀”的尖叫。

    “哇啊啊啊——”

    他也跟着喊了出来,反射地看向了声音源头。银发赤瞳的女生正趴在他刚刚跳下的窗户旁边,睁大了眼睛盯着自己,惊吓之余脚下突然失去了平衡,一个踉跄仰面摔了下去。

     

    脊背撞到了滚烫的地面,猫咪踩着他的额头轻巧跳开,颈椎也随之发出了脆响。

    不假思索地做出这种危险举动,并不是因为他是跑酷高手或者精神失常,而是自幼有着不可告人的特殊体质。

    这次完全恢复耗费了五秒左右,他平静地起身拍打着裤子上的尘土。即使受伤骨折,苏银感到的疼痛也比常人微弱许多。痛感毕竟只是神经系统为受伤拉响的警报,而他的身体却早已知道,这点小事不需要大张旗鼓地告诉大脑。

     

    “喂喂你还好吗?吓了我一跳!”银发少女跌跌撞撞地跑出了楼洞,手里还抓着半袋香肠,大概是想为小猫丢些食物,一脸关心的表情凑到了他的跟前。这种事被人发现就糟糕了呢,三年前就是因为不够谨慎,才导致整个初中都没什么美好回忆。苏银的脸上无自觉地露出了苦笑。还好她只看到了自己从四五米高的地方掉下来的样子,尚能轻松蒙混过去。

    “好像没怎么受伤,这仓库也没看起来那么高嘛。”他假装心有余悸地挥了挥手,“猫已经救下来了,没事的话就回办公室吧。”然后抱怨着天热一瘸一拐地转身想走。

    “不不不,怪我没有解释清楚!”

    女孩险些跳了起来,马上拦住了他的去路,双眼激动得熠熠生光。

    “刚才说‘吓了一跳’不是你想的那样啦!冒昧地问一下你就是七班的苏银吗,初中在三中的那个?”

    久违的母校的名字令他不由皱起了眉,不懂她到底想表达什么,可还是困惑地点了点头。

    女孩唇角的笑意又浓了浓,好像终于发现了苦苦寻觅着的珍贵失物,猝不及防地朗声说出了他最怕听到的事情。

    “——那你就是那个三中传说中的任何伤口都会迅速愈合的怪人咯!明明不会打架却战胜过十多个混混,被车撞飞后还能毫发无伤,我听过你的许多传闻呢其实已经注意你很久了,只是一直不敢确定。没想到竟然能亲眼看到现场,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拼命读书好好学习才勉强考上了这所升学率极高的名校并保持低调,只是谨防着与三中的不良少年们继续成为同窗,谁知这种名声竟会隔校传开。苏银不再伪装肌肉拉伤,冷淡地回了一句便躲避着对方的热切目光想大步离开,谁知刚一迈步就觉得右臂突然变得很重,女孩不知何时已经扑上来拽住了他的胳膊,令他浑身一僵。

    “不要掩饰啦我没有恶意的,其实一直在寻找你们这些会魔法的同伴啊!你已经是我现在抓到的唯一线索了,一直没人分担秘密不会觉得很辛苦吗?”

    几组关键词如同砸向鸽子的豆子般打中了他,他为少女的告白停下了脚步,将信将疑地眯起眼睛压低了嗓音。

    “……你说同伙,是指你也有……那种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问句刚一脱口而出就感觉大事不妙。

    名叫夏苍颜的银发女孩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也可以告诉你我的秘密,没准还能和你成为互相分担压力的盟友!可前提是最好有个每周都能见面的契机呢。”

    “那种事就不必了吧。”

    他嫌麻烦地看住了少女的脸,而对方把食指放在嘴唇上思考了片刻,突然笑道。

    “所以和我一起组社团吧!”

    然后从随身挎包里掏出了一张折得很小的表格,还递了支水笔过去,一切都像是蓄谋已久。

  • 时间胶囊

    2011-04-30

    以下是录入2010年7月30日(sat)时为现在的自己写下的信,现在是需要它的时候了:

     

    无论觉得多痛苦,都要选择最宽阔的路走下去。

    要抱着不会死的意志,选择生路。

    因为自己是个软弱的人,是个不能忍受长时间的痛苦折磨的人,总是会为了暂时的逃避放弃很宝贵的东西,是个很容易选择一时轻松的软弱的人。如果是其他场合,偶尔放手让之前忍耐的努力功亏一篑,最大的代价也不过是走走弯路,可这次是只能做一次的选择啦。

    以前干了很多后悔的事,虽然会为理想勇往直前,却一直学不会咬牙忍受,归根结底还是胆怯的问题,所以这一次一定要做个不会逃避的人呀,因为已经赌上性命和所有的梦想了啊,总是说着想要成为更好的人,前提就是继续生存下去。

    写给未来的那个可能会产生放弃念头的我:

    坚持下去。

    强硬地、命令你、坚持下去。

    好好哭一场也没关系,但是必须把“放弃”二字咀嚼下咽不要提起。

    强硬地告诉自己:治疗是现在唯一正确的事。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继续保持:

    最好不要在人前哭兮兮啦。

    要是有软弱和不甘心的地方,不要迁怒身旁最近的父母。

    停止自责,自责只能加深自我厌恶,多自爱一点吧自恋都可以,不要把痛苦与身体恢复不好当成羞耻的事与自己的错误。

    不要总是往坏处想,乐观、毫无根据的盲目乐观也可以,不要试图把自己代入戏剧化的模式。

    判断力不好的时候拍拍脸恢复一下理智,尽量把情绪留到理智彻底衰退后再爆发。

    可以的话还是尽量多吃多睡吧,推掉有压力的事情,不要太勉强自己。

    总之理智很重要,不要和比你更悲观感性的人讨论现在的状况。

    时刻记得被医生告知病况的刹那涌上心头的求生欲。

    时刻记得,你还有十年之内无法做完的,许许多多想做的美好的事。

     

    加油。

     

    ----------

     

    其实需要重新找出这个的时间已经比当时推测的晚很多了。这是不是说明我的忍耐力已经有所提升了呢?

    嗯!心底涌上一点力量啦,还有两个月!

    不用担心啦,去年的我!今年的我,加油!